19 December 2007  |  未經授權,請勿複製或轉載。

Working Poor──日本窮忙族案例的省思


Pages: 1 2 3

二○○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日本 NHK 特集(NHKスペシャル)播出一小時十四分鐘的紀錄片「Working Poor──再如何賣力工作都無法享受富裕生活」(ワーキングプア~働いても働いても豊かになれない~),在正沉浸於景氣復甦氛圍的日本社會投下一枚震撼彈,同年十二月十日,NHK 又播出第二集「Working Poor Ⅱ──努力是否就能脫困?」(ワーキングプアⅡ努力すれば抜け出せますか)。二○○七年六月,NHK 更將採訪內容集結成兩百三十頁的特刊《Working Poor──侵蝕日本的疾病》(ワーキングプア―日本を蝕む病)。

節目播出後,NHK 共收到三千多封迴響,創下該節目的紀錄,世人終於開始正視「Working Poor」是社會結構問題,不再將之歸咎於個人怠惰。二○○七年九月,「Working Poor 特集」榮獲二○○七年度新聞協會獎,日本放送協會認為:「本特集透過那些再如何賣力工作都『無法享受富裕生活』的人們,揭露日本結構改革的偏差與階級社會的弊病,以細膩的影像傳達現代日本社會的黑暗面,讓『Working Poor』一詞迅速為社會大眾熟知,實為優秀之調查報導。」

Working Poor」(ワーキングプア)指的是「本身有工作,但收入低於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們」,這群人約占日本家庭的十分之一,至少有四百萬個家庭,實際數目則不得而知。假設每個家庭有三個人,那日本大約就有一千兩百萬名「Working Poor」,想想真是非常驚人。關於「Working Poor」的翻譯,目前最普遍的中譯是「窮忙族」,我個人則比較偏好 NHK 使用的「勤勞貧困階級」(勤労貧困層)或「工作貧困階級」(働く貧困層)。

以下內容摘譯自二○○七年十二月十日播出的「Working PoorⅠ&Ⅱ」(ワーキングプアⅠ&Ⅱ),係為去年得獎作品的重編版本,日本向來是台灣的一面明鏡,這些令人鼻酸、為之驚悚的真實案例,這些企業、媒體和政客都避而不談的事實,非常值得小老百姓的你我好好省思。特集內容將藉由八個真實案例,從女性、地方、全球化、高齡化、兒童等五個面向深入探討「Working Poor」的問題。

(NHK 解說委員:鎌田靖〔Kamada Yasushi〕)現在世人都認為日本景氣復甦態勢明顯,但是,我們不可否認許多日本民眾無法感受到這一波的景氣復甦,不但生活拮据,並且對未來充滿不安;話雖如此,社會上確實有一群人從金錢遊戲中獲得鉅額財富,而這種金錢至上的風潮,正在日本社會擴散。戰後日本是只要肯付出、肯努力,便能獲得回報的社會,但如今,許多慘遭競爭淘汰的人們、交不出漂亮成績單的人們,大眾開始認為那是他們本身的責任,是無可奈何的結果。這些真的應該完全歸咎於個人責任嗎?我們的底層社會,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而人民對國家又有何期待?

女性的哀號

日本企業為求縮減人事成本,派遣員工和打工族等非正式員工的數量與日俱增, 目前日本女性勞工有五成是非正式員工。因為薪資水準低、工作不穩定,一旦落入「勤勞貧困階級」,許多女性就永無翻身之日。

Case 01:福島縣
鈴木さと美(Suzuki Satomi)

居住於福島縣的鈴木小姐(三十一歲),晚上在便利商店的便當工廠打工。工作內容是在深夜統計各店的便當訂單,再分配給各工廠,時薪日幣九百一十圓。鈴木小姐回到家時已是半夜兩點,白天還在其他公司兼差,每天睡眠時間僅有四小時,週末也沒有休息。

鈴木小姐是單親媽媽,一家三口住在月租日幣四萬五的公寓。高中畢業的鈴木小姐,原本是飯店的正式員工,十九歲時結婚,為了照顧小孩而離職,但結婚三年後離婚,面臨必須立刻就業的問題。同時養育兩名幼子的鈴木小姐,沒有一家公司願意僱用她當正式員工。過了半年,她終於找到時薪六百五的超市打工,之後陸續從事過包括廢料工廠、大樓管理公司等各類打工,有些工作的月薪只有七萬,鈴木小姐不得不開始身兼數職的忙碌生活。

鈴木小姐目前白天在建設公司打工,負責處理事務性的工作,這是她離婚至今的第八份工作。她甚至曾經因為請假照顧生病的小孩,就慘遭前公司解僱。而每次被解僱,她就必須接受多間公司面試,才能爭取到新的兼職。鈴木小姐說:「許多公司光是聽到我獨立扶養兩名年幼的孩子,就直接拒絕。企業多半認為單親媽媽經常請假、早退,為免麻煩而不願僱用。」

身兼早晚兩份打工的鈴木小姐,每個月的收入是十八萬五千圓。她總是小心翼翼地用信封將薪水分成房租、水電、學費等各種用途,最後剩下的三餐生活費僅有兩萬多圓。

日本政府有意幫助鈴木小姐這類單親媽媽尋求更高薪資的工作,但相對之下,政府希望她們自己也要更努力。鈴木小姐曾經想考取護理師執照,可是就讀專門學校必須犧牲白天的工作,她不得不放棄進修。「想去也不能去、想學也無法學,如果這就說是自我努力不夠……那……我們這些必須拚命工作才有辦法糊口的人,難道還不夠努力嗎?」鈴木小姐嘆道。

晚上九點多,鈴木小姐送孩子們上床之後,還有一份工作正等著她。記者問她身體受不受得了,她苦笑道:「這不是我受不受得了的問題,我只能選擇繼續工作。就算我受不了,還是只能選擇繼續工作。」

日本女子大學教授岩田正美(Iwata Masami)看完鈴木小姐的紀錄片後表示,女性非常容易由於離婚或換工作陷入窘困,她的情況其實並非特例。岩田教授認為:「跟其他國家相比,日本的單親媽媽們都十分賣力工作。誠如鈴木小姐的案例,單親媽媽身兼二到三份工作都不稀奇。她們那麼努力,卻仍面臨貧困的壓力,這或許就代表我們國家出了問題。」

Case 02:北海道小鎮
丘ゆきえ(Oka Yukie)

早上五點半騎腳踏車上班的丘小姐(二十三歲),工作是在鎮立醫院替病患準備餐點。丘小姐以前是小鎮的臨時職員,因為鎮公所將餐點外包給民間,她從前年開始變成打工人員,不但時薪減少三十圓,變成六百七十圓,就連十萬圓的年終也幾乎告吹。丘小姐每天工作八小時,月薪也只有八萬圓。

日幣八萬圓換算成台幣約兩萬三,聽起來好像還可以,但日本高中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是日幣十六萬(正式員工);換句話說,若以台灣高中畢業起薪台幣兩萬的比例換算,丘小姐等於月領台幣一萬,甚至低於我們台灣的每月最低薪資,以每天工作八小時來說,實在有點誇張。

這個人口約莫兩千的小鎮,主要產業是農業,年輕女性的工作機會逐年減少,丘小姐表示:「我不敢奢望薪水增加,想要更好的薪水,只能找其他工作;可是在這種鄉下地方,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高薪的工作。」

丘小姐從小就非常有繪畫天賦,四年前的她對未來充滿期望。高中畢業之後,丘小姐經由推薦入學考上札幌的專門學校,她的夢想是學習電腦繪圖,有朝一日進入電玩公司;但事與願違,父親離婚後罹患憂鬱症,最後失去工作,因為付不出每年一百二十萬圓的學費,她被迫放棄升學。

目前丘小姐和妹妹一起支撐家裡的經濟,妹妹也在同一間醫院負責餐點準備工作,兩人每個月的薪水共計十六萬圓,少了其中一人,就無法維持目前的生活。丘小姐為了增加收入,花費半年自修,成功考取調理師執照。公司雖然同意替她調薪,時薪卻只增加日幣十圓

丘小姐望著執照黯然說道:「即使擁有執照,沒有工作機會的話,也無法運用這些能力……如果因為找不到工作機會,就被說是努力不夠(苦笑)……那些拚命努力還是沒有成果的人,如果因為這樣就被說是『失敗者』,我覺得實在是情何以堪……」

對於政府該如何補導女性爭取高薪工作的問題,岩田教授認為應該從「所得保障機制」著手,她解釋道:「如果政府可以保障單親媽媽鈴木小姐在就學期間的收入,就能協助她考取護理師執照。另外像北海道丘小姐的例子,辛苦考取了執照,薪資卻只增加十圓,實在是日本就業補導的悲哀。女性們那麼努力,勞動條件卻沒有相對提升。企業有責任提供穩定的薪資和勞動環境,否則政府的就業補導就形同虛設。」

看過上述兩個案例,你是否依然認為她們不夠努力?是否有權叫她們「失敗者」?女性同胞為了照顧小孩或父母,常常不能依照自己喜好選擇工作。加上日本政府決定減少單親媽媽的兒童扶養津貼,更讓她們的生活雪上加霜。日本政府現在正努力規畫補導女性二度就業的各項政策,這時更應該好好傾聽這些女性同胞心聲。

Pages: 1 2 3

email this 這是什麼?

References

Actions

Informations

37 Responses to “Working Poor──日本窮忙族案例的省思”

  1. Steven Says:

    impressive!

  2. YK Says:

    really shock me…看了兩個秋田縣的例子,終於解答了當初看到落寞的富士通名店街時的訝異。或許在當時只是個遊人,沒想到背後藏了這樣的故事。

  3. la.traducteuse Says:

    越聽人高喊不景氣
    越怕自己也是 working poor

  4. sleepgreen Says:

    非常好的文章,謝謝你。

  5. Wind Flyer Says:

    精采的報導,謝謝

  6. Brian Says:

    難道要像以前中國大陸一樣,把大家打成齊頭式平等?

    多多充實自己,比看這些喪氣的文章實際多了。

  7. ChunMin Says:

    NHK 特集所要宣揚的,並非共產國家的齊頭式平等,而是在資本主義發展到某種程度後,應該邁向「福利國家」,保障人民的「基本工作權」與「最低所得水準」。

    一個上流或中產階級的父母,因為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孩子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只要他們努力「充實自己」,獲得回報的機會就很大。

    相較之下,底層社會的父母,可能因為企業引進外勞或工廠外移而失業,或者只能轉任不安定、薪資低的契約人員,父母不但沒時間「充實自己」,也沒有多餘金錢讓他們的孩子「充實自己」,這種猶如死水般的沉澱社會,底層的人們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造成孩子對未來失去希望。

    如果國家能夠適時介入,幫助那些有心求學的孩子、有心上進的父母,不但可以免去日後救濟和防治犯罪的成本,亦有助樹立「勤勞美德」、「努力圓夢」的良好社會風氣。

  8. nydia Says:

    這文章真是研究的相當透徹,發人深省!
    底層社會的悲涼,並不是只有在日本才有,
    台灣也存在著,不管任何人都要好好珍惜眼前,
    隨時充實自己並善用自己的技能,才能突破困頓的窘境!

       O ● O ●  O ● O ●
       |╱╲╱╲╱| |╱╲╱╲╱|
      ╭*════*╮ *═════*
      (/////\\)|/////|
      (│● ﹏ ● │)│● ﹏ ● │
      (╰─────╯)╰─────╯?〞
    http://www.truelove.idv.tw 真愛一生
    http://www.truelove.idv.tw/discuz/ 論壇

  9. balagan Says:

    lol lol lol

    GOOD~~~

  10. 愛文 Says:

    底層社會的事,往往不是中上層社會能明白的。
    人們對於自己看不到、聽不到的事,總是難以想像其存在。
    「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獲」,雖然是個真理,但許多人不肯相信。
    就算想多充實自己,在連維持基本生活都成問題的情形下,又如何能充實自己?
    雖然這篇文章很令人感傷,但在感傷過後,是否能有所省思,這應該是版大發表這篇文章的用意吧?
    再次感謝版大的分享。

  11. 柿子 Says:

    純敏不知道有沒有看過這本美國的 “The Working Poor”
    http://www.amazon.com/Working-Poor-Invisible-America/dp/0375408908

    一直到現在
    還是很多人將貧窮多歸因於個人因素
    你這邊介紹很棒!

  12. 12345 Says:

    沒建設性的文章

  13. Victoria Says:

    如果不看這種文章 working poor就會不存在
    那歡迎繼續抵制這種文章
    看看台灣會不會很快就步上日本的後塵
    (每天社會版已經越來越多例子了)

    看到這邊 沒建設性的迴響還真的自私又冷血呢…

  14. Todd White Says:

    在《窮人的銀行家》中, 也是有提到類似的情況, 一般社會都會以「教育」(充實自己)為脫貧的手段, 但是卻沒有考慮到接受教育的同時, 你該如何維生?!更不用說去讀夜校所需要繳交的學費了!
    窮人的銀行家》中則主張提供微貸給窮人, 有興趣的可參考本書.

  15. 石小露 Says:

    您好~
    因為沒收到您的信
    不知該如何回信就只好上這邊回應
    對自己很喜歡這篇就引用部份在我space上讓您感受不悅一事深感抱歉
    我現只留下引用網址
    希望這樣的處理能讓您滿意
    也期待將來您能繼續發表許多更棒的文章

  16. ChunMin Says:

    To 石小露

    我並不禁止讀者引用,也很高興這些內容能引起共鳴,但或許因為本篇文章有九千字,內容較多,部分朋友一引就是三、四千字,甚至出現自行重製排版的情況。我希望大家可以使用「網摘」方式分享:擷取其中一小段內容(不要太多),並附上連結。

    我雖然已在側欄註明版權,但效果有限,也許我該想想更容易讓大家留意的方法 smile

  17. midori Says:

    真是發人深省。我們若在社會上有主導某種力量的權利的話,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影響力,做正確及該做的事。例如版主也發揮自己的力量了。

  18. tsmt Says:

    抱歉我的行為造成版主的困擾,我已先行隱藏,下次引用會網摘方式處理。
    (因這二天沒有上網所以處理較慢!)

  19. ChunMin Says:

    To tsmt

    謝謝你的處理,考量我未善盡告知義務的缺失,方才補撰〈關於適當分享的幾點聲明〉一則,希望有助減少這類事故 eek

  20. Jimmieee Says:

    認為「貧窮90%以上是個人因素」的人

    在個人的經驗當中
    大學生普遍有這樣的思維存在…而他們所指的
    往往是技職體系出身者或者 區域不均衡中的弱勢 
    簡單來說似乎(似乎而已)把「不得志」和「沒出息」畫上了等號
    各種資訊平台也經常出現這種論調,而且這種論調
    從個人眼裡看來(僅個人),有積極的侵略和排他性

    (提外話, 用某種學術理論、立場 試圖對現實生活的所有層面套用,
    然後從一而終地應用,似乎是部分大學生 認同自己的身分的一種方式,經常可以見到拿甲理論來解釋某a某b某c的情況)

    打工族 某方面來說 比較務實一些 但打工族這個稱謂的隱含意義
    就自己所觀察的(自己而已喔) 意義大致有兩種

    如果是賺取外快者,有很高的機率存在著
    「我所獲得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自己的努力,我有權捍衛並拒絕任何分享。」
    (這句話沒有談到他人,但從捍衛來看,他人某種程度上是負面關係,像是擔心被騙、當凱子薛、或者他人做更少得到更多)

    如果是有迫切經濟需求的人,他的角度會有些不同,處於一種
    「我能在這裡,實在有太多巧合了,感謝」

    當然 兩種想法 不論外快還是需求都存在, 只是比例多寡

    另外,也注意到 前者談論到後者想法時,
    經常會認為這種「感謝心態」就是「經濟出現壓力」的肇因,
    遇過不少人甚至拿「xx歲前你不得不xx的xx個xx」這類書籍來加以佐證
    (無關書籍,也沒有拿竿子翻船!)

    總之 這兩類的朋友 很明顯地 和他們原本所奉的思維一致,
    一顯一密,一張一隱。
    在目前待的公司行號(中小企業)也能夠觀察到這樣的大致分別
    而且顯隱差別更加大

    經常聽到的說法有
    「那時什麼都沒有了,還不是可以再起來?」
    「什麼貧富差距,還不是自己不上進」

    但這裡我非常主觀地覺得
    「什麼都沒有」,對「成敗都只因為我」的人來說,
    不是「靠自己」的因素的話
    (環境、機緣、資本、人脈、還有那千百年都摸不透的某些人生奧秘)
    就近乎於不存在,所以當他說什麼都沒有的時候,
    不盡然他真的一無所有,只是某些因素被忽略了

    貧窮 沒有體驗, 就只能用邏輯推敲,然而人思考時通常需要一個立場,
    加上缺乏不能用邏輯精確推理的情緒感受,
    所以談到社會的各種公平關係時,
    兩者之間(不是二分,還有千萬種人)面對同一個世界的反應
    會相差非常非常得多。

    無關對錯, 只是 基於人追求幸福的共識
    有時候 重新檢視一下 自己奉行的價值觀 似乎是件很重要的事

    從制度面 上行下效也好、從小我開始 讓自己覺得更幸福也罷
    兩邊似乎都很值得社會上的大家 去探索一番呢

    以上是個人小小小小的讀後感

  21. kung Says:

    非常令人激賞的一篇文章!

  22. peter Says:

    to 12345
    倒想聽聽你有何建設性的高見否則你也只是打打嘴泡吐不出象牙

  23. 懶得理你 Says:

    讓我想起『搶救貧窮大作戰』,要解決這樣的問題,如果只是被動的等待企業發揮良知,那真是太難了,但若經由賦稅制度來調整,又有可能造成企業出走的難題,該如何教導企業公益大於私利呢?

  24. crystal.愛昏 Says:

    shock 很震撼的文章,請讓我引用
    謝謝~!

  25. STEVIE3_4 Says:

    認真地拜讀本文!
    原來我這種人還有專門用語呀“Working Poor”〈囧〉 cry

    謝謝這個分享

    3_4

  26. wini Says:

    只站在那篇文章中的觀點來看的話,也許是只要跟勞工站同一陣線,反對政府企業的壓搾就好,不過事情不是只有這麼小範圍的樣子。

    要我說的話,連消費者也是助長這事的幫兇,或者該說是追本溯源的能力退化了,所以「取代」的現象才可以囂張般地擴大。

    至於更負面又沒建設性的想法就不說了。(當然我上面也只是隨便寫寫的,沒動啥腦筋,當成是消極人士的抱怨就好。)

  27. 有感而發 Says:

    這也是台灣目前遇到的之一,
    真正弱勢的族群是沒有辦法發出聲來的。 !
    ………………………
    打個比方說,
    以常小姐來說若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
    其實就算很想力爭上游,
    卻無法負擔進入私立學校的學費(就算助學貸款負擔)

    畢業後生活的壓力,
    也讓妳無法想要考研究所,
    妳可能要負擔母親及妹妹的生佸費,
    專科畢業後馬上要負責家庭的生活費用

    更何況已文科之專科學位,
    也很難找到翻譯文學的工作機會,
    也只能尋找時薪八十五元的工作機會。

    不管如何工作只能殘酷的生活在當下。

    ……………………….

    很不幸的,
    一個資本社會中掌權的高階人士,
    都是法、商及台、清、交出身的思考方式,
    (想到的都是自身的有沒做什麼是很厲害,完成了某個專案, 某個修法, 讓一個公司如何的成長,台灣的天下遠流雜誌也常在暢導這種驕傲elite精英日本式教育)

    精英日本式的人,他們沒有這樣的體認對這些真正弱勢的族群,
    如何去解決這樣一個社會問題

    精英日本式的既得利益者,忙著鞏固自己的權利分封諸侯,
    換了一個新的三級貧戶出身的人,還是如此做。 !

    所以叫人如此失望,
    這樣的問題在中下階層只是會越來越嚴重。 !

  28. ChunMin Says:

    To 有感而發

    嚴格說來,我比較不能同意以校名判斷一個人的思考方式,例如文中的日本女子大學教授岩田正美、日本空中大學教授宮本みち子,甚至是經濟評論家内橋克人,可能都是你所謂的「精英日本式的人」,但他們都很關心 Working Poor 的問題。

    Working Poor 絕對不是「中下階層的問題」,它確實是由底層開始發酵,但如果不及早著手對策,終將蠶食整個國家,船一旦沉沒,就沒有乘客能從中得利。所以,我不認為「真正的精英」不在乎 Working Poor 問題,因為當底層付不出稅金時,精英可能必須付出更多成本。幫助底層自立,讓社會邁入正軌,未必就是損失。目前的問題在於,台灣許多人可能還不是很瞭解 Working Poor 的真相,對 Working Poor 有諸多誤解,以為「瞎忙」就是 Working Poor,不知道這是先進國家由於全球化所產生的新貧階級。

    另外,呃……我想你應該不認識「常小姐」吧?下次請別在當事人面前,以莫須有的成長背景和業務範圍打比方,拜託了 oops

  29. 有感而發 Says:

    抱歉了!
    用了不當舉例
    請見諒
    …………..
    不過我只能說
    精英日本式的人
    通常做什麼事
    最終還是在乎自己得到什麼

    而不是願意付出什麼
    也如妳說

    謝謝
    打擾妳了
    說了很多多無謂的牢騷
    請見諒

  30. 歡迎光臨《聰明行動上班族》 Says:

    [...] 親愛的朋友,且讓我們告別勤勞貧困的窘境,一起Working Rich吧! One Comment, Comment or Ping [...]

  31. 窮忙族要勇敢去敲未知的門 Says:

    [...] 繼「M型社會」之後,最近新聞媒體又捧紅了一個嶄新的名詞「窮忙族」。雖然Working Poor的意義如純敏達康站長所言,是指「本身有工作,但收入低於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們」;但也有人認為窮忙族的現象是因為窮者免不了為生活奔波、富者則有餘裕享受人生。關於「窮忙族」一詞的由來,辛可已經事先做了一番功課,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他的部落格去瞧瞧,在這裡便不再贅述。 文化大學勞動系助理教授李健鴻指出,歐盟對working poor的定義是,有在工作卻入不敷出,甚至淪落到貧窮線以下的受雇者,主要的標準為每周工時低於平均工時的三分之二以下、收入低於全體平均六○%以下者。換句話說,窮忙族並非失業者,有人可能兼了好幾份差事,甚至全職受雇者都可能淪為既忙又窮的工作窮人。歐盟還將這群人細分成不同等級,提供不同的協助方案。 [...]

  32. 《純敏達康》 » Working Poor──先進國家的解決之道 Says:

    [...] 二○○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寫了一篇〈Working Poor──日本窮忙族案例的省思〉,摘譯二○○七年十二月十日播出的日本 NHK 特集「Working PoorⅠ&Ⅱ」(ワーキングプアⅠ&Ⅱ)。當時選擇該紀錄片的原因是覺得台灣媒體有濫用「Working Poor」一詞的傾向,希望透過 NHK 深入淺出的介紹,讓更多人明白「窮忙族」絕非「瞎忙族」,而是由於:「非正式僱用的激增」、「海外人力的競爭」、「地方經濟的衰退」等扭曲的社會結構,造成市場經濟的徹底失敗。 [...]

  33. Ben Says:

    謝謝好文。
    NHK 的這篇專輯充滿著人性關懷,是很深刻的文章。版主願意將它摘譯成中文,也是一件好事。

  34. GREEN Says:

    我大學好不容易有日語系可讀,看完這篇 我也不太敢去唸了!

  35. 柚醬 Says:

    您好

    謝謝你的文章
    我想要引用網址推薦閱讀
    有何不妥還勞請您告知 謝謝您

  36. erwin Says:

    very good article and ref to the NHK series

    i’d linked it here: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89469464757

    ref to a HK TV show series exploring HK’s poverty issue:
    香港電台「傑出窮人系列」 -《窮富翁大作戰》

  37. M型社會窮忙族心得 Says:

    [...] 窮忙!360萬上班族 月入不到3萬 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 日本窮忙族案例的省思 [...]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