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th, 2007  |  未經授權,請勿複製或轉載。

空服員──除了送餐倒茶之外

今天上午中華航空波音737-800 客機在那霸機場的起火事件,讓我想起擔任空服員(フライトアテンダント)的 Cherry 曾經告訴我,空服員的最大職責並非替客人送餐倒茶,而是在緊急情況發生時,如何迅速將全員平安送離現場。看著 NHK 畫面傳來的焦黑機體,更讓我深深覺得一個航班的平安,除了專業的駕駛及相關維修、技術人員之外,訓練有素的機警空服員也是非常重要,卻是我們時常忽略的一環。

根據「時事通信社」的報導,一名日本男性乘客事後表示,飛機落地後,他正準備拿隨身行李時,發現飛機開始冒煙,接著機內溫度升高,乘客陷入恐慌狀態。該班機隨即展開逃生滑梯,所有乘客脫逃完畢的兩、三分鐘後便發生爆炸;換句話說,假如當時沒有爭取到那關鍵的兩、三分鐘,結果可能就不是現在這麼幸運。

關於「逃生滑梯」,日本媒體稱之為「脱出シューター」(shooter),應該就是一般所說的「脱出スライド」(Emergency Escape Slide)。如果你看過木村拓哉演的「Good Luck!!」,大概就知道它長什麼樣子。話說回來,看連續劇時,或許會覺得:「哼!溜滑梯有什麼好訓練的?」其實逃生滑梯也相當危險,尤其是在緊急情況下。

同樣是逃生滑梯,同樣是火災,同樣是八月,兩年前的澳洲航空就沒這麼幸運了。二○○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澳洲航空一架從成田飛往澳洲的空中巴士 A330 客機,因為貨艙火災警示燈亮起,改在關西機場迫降。雖然該班機事後並未起火,應是警報失誤所致,但一百九十一名乘客從逃生滑梯逃生時,八名乘客受到輕傷,一名則受到骨盤骨折的重傷。據說就是因為逃生時的指示混亂,加上降落後機艙內一片漆黑,造成乘客恐慌不已。

每項訓練都有其目的,即使是簡單的溜滑梯,換一個場景,就很可能讓人身受重傷。為什麼空服員的薪資較一般上班族優渥?除了工作危險性之外,我想也是由於他們身負乘客的生命安全。

今天上午中華航空波音737-800 客機在那霸機場的起火事件,讓我想起擔任空服員(フライトアテンダント)的 Cherry 曾經告訴我,空服員的最大職責並非替客人送餐倒茶,而是在緊急情況發生時,如何迅速將全員平安送離現場。看著 NHK 畫面傳來的焦黑機體,更讓我深深覺得一個航班的平安,除了專業的駕駛及相關維修、技術人員之外,訓練有素的機警空服員也是非常重要,卻是我們時常忽略的一環。

根據「時事通信社」的報導,一名日本男性乘客事後表示,飛機落地後,他正準備拿隨身行李時,發現飛機開始冒煙,接著機內溫度升高,乘客陷入恐慌狀態。該班機隨即展開逃生滑梯,所有乘客脫逃完畢的兩、三分鐘後便發生爆炸;換句話說,假如當時沒有爭取到那關鍵的兩、三分鐘,結果可能就不是現在這麼幸運。

關於「逃生滑梯」,日本媒體稱之為「脱出シューター」(shooter),應該就是一般所說的「脱出スライド」(Emergency Escape Slide)。如果你看過木村拓哉演的「Good Luck!!」,大概就知道它長什麼樣子。話說回來,看連續劇時,或許會覺得:「哼!溜滑梯有什麼好訓練的?」其實逃生滑梯也相當危險,尤其是在緊急情況下。

同樣是逃生滑梯,同樣是火災,同樣是八月,兩年前的澳洲航空就沒這麼幸運了。二○○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澳洲航空一架從成田飛往澳洲的空中巴士 A330 客機,因為貨艙火災警示燈亮起,改在關西機場迫降。雖然該班機事後並未起火,應是警報失誤所致,但一百九十一名乘客從逃生滑梯逃生時,八名乘客受到輕傷,一名則受到骨盤骨折的重傷。據說就是因為逃生時的指示混亂,加上降落後機艙內一片漆黑,造成乘客恐慌不已。

每項訓練都有其目的,即使是簡單的溜滑梯,換一個場景,就很可能讓人身受重傷。為什麼空服員的薪資較一般上班族優渥?除了工作危險性之外,我想也是由於他們身負乘客的生命安全。

閱讀全文 »

March 23rd, 2007  |  未經授權,請勿複製或轉載。

菸‧人權‧正義感

上星期日參加 Cherry 的婚禮,Cherry 是我的五專好友,當年對她的印象是家教甚嚴、品學兼優、氣質出眾。以她的好成績,我們都以為她肯定會選擇升學,沒想到她竟毅然投入職場,真是沒話說的孝女。娶妻如斯,夫復何求,真要恭喜李大哥田大哥了。

有道是:Cherry 一出手,就知有沒有!Cherry 當年尚未走出校園,就打敗來自全國各地的勁敵,考上某知名航空公司,成為眾人欣羨的空中飛人,將咱們這群盲目的升學一族給比了下去。

二○○七年三月十八日,一同參加 Cherry 婚禮的還包括:前陽光美少年 Jona、特地從日本趕回的 Mitch、五專好友辣媽 Kelly 及其夫婿女兒、隔壁班的電臀少婦 Jenny,我們七人與 Cherry 的同事一桌。Cherry 的同事個個花容月貌、清新脫俗,無怪乎我旁邊的兩位未婚男士席間喜孜孜笑滿腮也。

上星期日參加 Cherry 的婚禮,Cherry 是我的五專好友,當年對她的印象是家教甚嚴、品學兼優、氣質出眾。以她的好成績,我們都以為她肯定會選擇升學,沒想到她竟毅然投入職場,真是沒話說的孝女。娶妻如斯,夫復何求,真要恭喜李大哥田大哥了。

有道是:Cherry 一出手,就知有沒有!Cherry 當年尚未走出校園,就打敗來自全國各地的勁敵,考上某知名航空公司,成為眾人欣羨的空中飛人,將咱們這群盲目的升學一族給比了下去。

二○○七年三月十八日,一同參加 Cherry 婚禮的還包括:前陽光美少年 Jona、特地從日本趕回的 Mitch、五專好友辣媽 Kelly 及其夫婿女兒、隔壁班的電臀少婦 Jenny,我們七人與 Cherry 的同事一桌。Cherry 的同事個個花容月貌、清新脫俗,無怪乎我旁邊的兩位未婚男士席間喜孜孜笑滿腮也。

閱讀全文 »

February 25th, 2007  |  未經授權,請勿複製或轉載。

致碰釘子的文藻學妹

昨天接到一通文藻學妹的電話,表示想進行「電訪」,因為詐騙電話接到手軟,就反射性地告訴她我正在工作。學妹也很客氣地問我何時有空,她可以改天再撥,我腦筋一時還沒轉回來,直接告訴對方我無意接受「電訪」,結束對話。

剛才忽然想起,校友中心的張老師近一兩年有時會捎信問我可否接受學弟妹的訪問,印象中好像是某種寒暑假報告。我每次都欣然應允,但從未有人來電,我也早已遺忘此事。

萬一……昨天的學妹是打電話來寫作業的,想想也頗為可憐;但我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大海茫茫,也不知如何聯絡。因此,碰釘子的文藻學妹,若妳只是要寫寒假報告,學姊一時錯手誤傷良民,非常抱歉。

總之,希望奇蹟出現,妳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

昨天接到一通文藻學妹的電話,表示想進行「電訪」,因為詐騙電話接到手軟,就反射性地告訴她我正在工作。學妹也很客氣地問我何時有空,她可以改天再撥,我腦筋一時還沒轉回來,直接告訴對方我無意接受「電訪」,結束對話。

剛才忽然想起,校友中心的張老師近一兩年有時會捎信問我可否接受學弟妹的訪問,印象中好像是某種寒暑假報告。我每次都欣然應允,但從未有人來電,我也早已遺忘此事。

萬一……昨天的學妹是打電話來寫作業的,想想也頗為可憐;但我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大海茫茫,也不知如何聯絡。因此,碰釘子的文藻學妹,若妳只是要寫寒假報告,學姊一時錯手誤傷良民,非常抱歉。

總之,希望奇蹟出現,妳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

閱讀全文 »